咩呀咩啊

补完天行九歌,萌上了非良,注定以后吃粮的时候经常吞刀吞毒吞玻璃渣。

捞不完刀本婶婶大人不会停

 

“政府啊!为何我这么非?!”本婶婶大人在锻刀房门口无语问苍天。


  “孩他婶,你要想想你上任70来多天,出战不到2000,你还好意思问?”麻麻一脸嫌弃。


  本婶婶大人默默看了战绩……噢!麻麻你为何如此真相!_(:_」∠)_


  “所以说婶婶大人你打算放弃点心在锻刀房坐到新刀出来?”“开什么玩笑!”我义正辞严,“我只是坐久了腿麻而已……”= ̄ω ̄=


  在麻麻的指挥下,本婶婶大人帅气地被大咖喱拎回了大殿(麻麻:被拎还帅个鸟←_←)


  然而,在本婶婶大人准备享用麻麻做的爱心团子(大咖喱:啧)时二队回来了。然后……卧槽!我没眼花吧?浦浦浦浦 浦岛!!!!O_o


  “嗷嗷嗷!!!!”本婶婶大人仰天长啸。把浦岛小弟吓了一跳躲到了清光后面。麻麻默默地扯了我一下:“首先,加州中伤了,鸣狐和歌仙轻伤可以先不急,但是你再不让清光进手入室安定回来就会让你人头落地去死。其次,你这一次样吓浦岛待会蜂须贺回来你就等着他嘛本体抽死你吧!最后,三队回来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小俱俐跟我去准备晚饭。”


  孩他娘!敢不敢更没义气点?


  果不其然,安定大魔王看见他老婆(清光:谁是他老婆>O<)伤了马上就来找我玩(?)了:“婶婶大人,丑八怪已经够丑了,现在受了伤更加丑到极点,您再不送他去手入我怕我会让你人头落地去死哦!”“安定你个笨蛋说谁丑啊!”……


  麻麻哟,你才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尾。本婶婶大人不是因为安定的威胁送进手入室的,实在是看他们打架(秀恩爱)看着心塞塞啊!


  麻麻的第二个预言在我前脚刚踏出手入室,后脚就实现了。蜂须贺握着本体,脸上带着十分恐怖的微笑:“婶婶大人,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浦岛一来你就吓他吗?”本婶婶大人才没有脚软呢!本婶婶大人“噗通”一声给跪了:“啊啊啊,我只是太激动啊啊啊!终于等到他我轮了城管一遍又一遍我就缺一把肋差balabalabala……”蜂须贺一脸丢死个人地把我扶起来,最后警告我:“婶婶大人,希望不要再有第二次哟,不然……”“我懂我懂,我以后会控制住的。”本婶婶大人一点也没有狗腿!

 

  处理完一大堆伤员后默默看了看刀帐……短刀够了,肋差够了,打刀还差大哥,太刀_(:_」∠)_只有非三,大太兄弟也没有,至今没有捞到号叔只有枪爹一人孤独寂寞冷,幼儿园没有园长……


  为何我如此非……


  “因为你废……”萤丸扯着袜子走出来。“不过我们会努力帮你捞刀的(・ิϖ・ิ)っ所以你就安心吧”


  “萤丸你果然是本婶婶大人的小公举!”(ಥ_ಥ)


  “不然不知道你要用你的渣文笔写我们写到什么时候……”小公举默默补刀。


  刚刚的感动是假象-_-#


  今天的婶婶大人也在努力又懒惰地肝刀且捞刀……








作为一个婶婶大人,70多天只肝了2000战不是我的错,谁让我有个法西斯老爸,70多天真正能肝刀的只有45天啊日!